守在窗口的父母

我匆匆赶抵家,客堂里空无一人。我又跑到寝室,才发觉他们跪在凳子上,像同样把头伸出窗外东瞧西望。
  我赶紧喊了一声:“爹,娘,你们干吗呢?”
  爹扭过脸看到我,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哦,你回…

Read More →

一瞬温暖

当初与姐夫时,坚定不同意,说他不文化也就罢了,连个正经才具也不,终日随着人进来盖屋子、打零工。那时我在省垣读,见识过都会繁华的母亲,一心盼着姐姐能嫁个城里人。我帮姐姐谈话,说建造工也不是谁都能干的,最…

Read More →